喜爱神结局的被吹鱼子酱

虽然我文笔不好,逻辑不通,瞎几把乱写,但是我不要脸丫。(pa!)

请假条

emmm,最近没话费又没流量的,刚才充的流量又死充错了,mmp:)。
我的坑虽然会迟到但它决不会不来!

emmm,改了个名字,快穿的那篇我再改改,星期六再重新发

[小马+刀乱]我家主公机动一万八!


★女性!女性!女性!原创小马!作者从来都不会写乙女所以是无cp的xxx

★非暗堕,忽然发现我写暗堕真多xxx

★刀们照常内部消化√到时候注意tag,我也会在开头写出来的,注意避雷√

★文笔稚嫩,逻辑不通,50的几率会成大坑。

★叮!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挖坑狂魔’已上线!

《第一章》

      狐之助走到那人的半米处蹲坐下来,等待着首次传送的那15秒昏迷时间的流逝,顺便打量着未来的主人。黑色的头发在脑后扎个半高,双眼紧闭着不清楚眸色,穿着一条浅紫的裙子,裙的左上角还有三截嫩青色的竹子,腰间也别着一节竹笛,白皙的手掌上没有茧子,还虚虚的抓着一个精致的包。看装扮,大概是个深闺小姐吧。狐之助这么想到。

    15秒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基本一眨眼的时间。“審神者様こんにちは、私はあなたの専属狐之助、番号を1008611 (翻译:审神者大人您好,我是您的专属狐之助,编号为1008611)”狐之助见少女醒来,晃着尾巴乖巧的自我介绍,力图在少女心中的第一印象能够是个可爱无害的萌物。“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翻译:你在说什么?) ”少女眨巴她那碧绿的眼睛。她明明在回森林的路上,说起来……“ Oh hey! Where's this? I am in the forest! (翻译:哦嘿!这是哪?我明明在森林的!) ”少女瞬间站起!但是眼中并没有出现惊慌。她环视了四周,捡起了自己的包后开始翻找。“ I put it in the bag, used to contact the princess's books...... Oh, I let go?!(翻译: 我明明放在包里的,用来联系公主的书本……哦,我放哪去了?! ) ”她一边找一边说道,虽然她的包确实什么都有。“ 審神者様は心配しないで!(翻译:审神者大人不必担心!) ”突然被无视的狐之助在少女翻找包后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自己的存在。“ ?”刚刚找出书本的少女低头,就看见了一只印有奇异花纹的小狐狸。

(语言转换ing)
    “审神者大人不必担心”终于把语言系统调对了的狐之助说。“审神者大人知道这工作吗?”它又问。“并不,我本来是打算回森林的,但是醒来就到这儿了。噢!也不知道公主她们怎么样了”少女语气担忧说。“原来如此,那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吧。审神者是时之政((((()))))府下的员工之一,需要率领刀剑男士去抵抗时间溯行军。时间溯行军是我们的对立面,它们的目的是破坏历史,而我们的职责是从时间溯行军下保护历史。另一个员工是我们了,我是负责指引、辅佐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简略的说明。“详细的情况请审神者大人在这本书查看”它拨弄了下铃铛,一本印着青竹挂着束紫色流苏的本子出现。“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可以向您的刀剑男士透露出您的真名!绝对不可以!”狐之助的语气万分严肃,毛绒绒的爪子应景的拍拍草地。“不交换真名怎么做朋友?!!”牵扯到朋友一说,少女猛然站起,碧绿色的眼睛满含愤怒,要知道,她对于朋友只有公主一行人,虽然她也想学习如何交朋友,但是……没办法啊。虽然隔阂没那么大了,但还是存在啊……而且心里阴影也贼大。

     “您可以取个代号的!由于您是外国友人不知道,在这里,名字是咒。如果有恶意的刀剑男士知晓了您的真名,您可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狐之助的毛都被吓的快炸起来了,但还是给她科普了真名的重要性。“噢……非常抱歉,是我太激动了”少女不好意思的用脚在地上画圈。“那我叫紫竹怎么样?”她问。“当然没问题审神者大人!那么请您选择您的初始刀”狐之助点头。五把风格各异的刀剑悬空浮在那。“没问题!唔……书上说初始刀是第一把刀,非常重要”紫竹萧萧捧着那个本子,仔细的查看着。“那就这把吧!”紫竹萧萧看着书上那5把性格各异的初始刀,思索了一会,把手伸向了。

[小马+刀乱]我家主公机动一万八!


★女性!女性!女性!原创小马!作者从来都不会写乙女所以是无cp的xxx

★非暗堕,忽然发现我写暗堕真多xxx

★刀们照常内部消化√到时候注意tag,我也会在开头写出来的,注意避雷√

★文笔稚嫩,逻辑不通,50的几率会成大坑。

★叮!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挖坑狂魔’已上线!

《契子》





    时政的大厅内,密密麻麻的员工——狐之助先生们正乖巧的蹲坐在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任务书。“请1008611号狐之助上前领取你的任务卡”机械的女声在空旷又安静的大厅内反弹着。“嗷——”编号为1008611的狐之助仰头嚎了一嗓子表示自己听到了。

    1008611的狐之助叼着自己的任务卡来到了等候室里,它的前面还有许多和它一样叼着任务卡等传送的狐之助。1008611的狐之助看着前面的队伍,想了想后蹲坐在地,将任务卡放在地上。卡牌上大大的‘特等’二字刺激了1008611狐之助的眼睛。“嗷!!!”嚎叫声中满含着它紧张、兴奋、恐惧的复杂心情。“诶,你运气不错嘛”隔壁排的狐之助语气羡慕的说道:“听说特等的审神者很温柔呢”“虽然这个时候说感觉不合适,但是特等的审神者大部分都很傲慢、目中无人。百分之70的暗黑本丸都是特等的审神者闯的祸”接过大部分特等审神者的编号为66666的狐之助反驳道。“嘛,反正换个躯体又是一条好汉,特等还是下等都无所谓了”前方的编号为233333号的狐之助说。“主要看运气,对吧”66666号狐之助用毛绒绒的爪子拍拍它的肩。“祝你好运,同事”233333号狐之助说。“呜…就因为这么说我才会怂啊…”1008611号狐之助耷拉着耳朵。

    “请1008611号狐之助踏入传送阵!”机械的女声再次叫到了1008611号狐之助。“嗷——”狐之助再次嚎了一嗓子表示知道,然后快速的奔向那华丽而复杂的蓝色传送阵,白光一闪,又一只狐之助要全身心投入辅佐审神者的工作之中了。

    坐标1827的封闭本丸内,一只狐之助突然出现。而那只狐之助就是编号1008611的那只,现在它耷拉着耳朵在心里祈求自己的运气能够好些,不要碰到那种趾高气扬的辣鸡。在祈祷了几分钟后,本丸前方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个华丽的五角星,蓝光闪过,一个昏迷的少女正躺在那里。见审神者到来,狐之助也打断了心里的祈祷,走向前去。

#我把魔爪伸向小马了哈哈哈哈哈x

博多限锻,再次坠机………………
顺便500粉点梗,给自己在下次限锻或者弟下城奶口出货率x

既然你们不喜欢神隐,那要不要第二个结局? _(:зゝ∠)_

这个结局各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喜不喜欢!(:D)

【二十五(短篇完结)】那个炸过月球的审神者

    夜景定好的中天月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底下的欢声笑语似乎也到了尽头,短刀们的眼睛在月光中显得更加深沉。“老师,您吃好了吗?”今剑眯起他那双红色的眼,语气欢快。“噫!!今,今剑君,你这个问话令为师有种不好的预感”杀老师的发尾开始变色。“啊~啊~说什么呢老师”今剑站在离杀老师还有一米的地方。“我们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呢!”乱穿着那条裙子。

    “老师,交出您的姓名吧”短刀们齐齐的站成几排,异口同声的。微弱的言灵之力汇聚成一条布带宽的实体,环绕着杀老师。

   “老师,交出您的姓名吧”继短刀之后,是打刀。他们低垂着脑袋,向自己承认的主人奉出忠心。灰白的言灵之力开始聚集。


     “老师,交出您的姓名吧”各打刀之后,是太刀。他们每一个都以右手抚胸的姿势以示忠诚,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老师,交出你的姓名吧”四人放下了自己手中从不离体的刀刃,同样以太刀的姿势献出自己的忠心。

    “老师,交出您的姓名吧”三把名枪单膝跪地,低垂着头颅,闭上了双眼。

    本丸内所有的刀剑付丧神所汇聚成的言灵之力,那不是凡人可以抵挡的了(liao)的。杀老师的真实姓名终于从他紧闭的唇内透露出,得到名字的刀剑付丧神都露出了微笑,眼中的的暗涌消退了点点。众人开始念起晦涩的咒语,随着咒语的念速越来越快时,杀老师的记忆也开始如流水般消失。


   平时风轻云淡的杀老师急了,但是20马赫的速度怎么也突破不了付丧神放置的结界,“住手啊!!!!”当关于E班的、实验室的回忆开始淡起,杀老师怒吼着,头发迅速变为红色并生长。杀老师控制着卷起离他最近的前田,发丝缠绕着前田的嘴以阻止咒语的继续。但是阻止了一个前田,还有其他的付丧神,起码70多个。所以……杀老师注定要失败的啊……“啊!!!!!”咒语的尾音落下的前一秒,杀老师紧闭着双眼,抱头蹲在地上,漆黑的头发无力的铺散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旁滑落,滴到地上,很快就成了一小摊水。

 
    原本欢乐的气氛一下子变成死寂。众人都紧张、无措的看着暂时昏迷在地上的杀老师。大家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这种气氛直到地上的黑发男人动了动手指,然后一脸茫然的爬起来。“嗯?为师怎么睡在了地上?”男人黑色的发丝变为黄色,并且缩短了很多。“啊!老师您突然间倒在地上我们也很担心呢!”乱扶起杀老师,语气暗含着小心翼翼。“是的,您现在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一期来到杀老师的面前。“防止以后老师您突然间晕掉,我还是给你看看吧”药研的语气满含无奈。“努鲁呼呼呼呼!不必了药研君!为师没事!”杀老师一下子蹦了起来。“说起来,今天有什么节日吗?”杀老师看着到处都是红色,试图转移话题。“今天是您就职一年的日子诶!我们一大早的起来叫您!”今剑不满的嘟囔着。“现在都快接近中午了,先吃饭再谈其他的吧”烛台切说。“也好”一期答。

    本丸的大家再一次恢复其乐融融的模样,谁也不知道本丸外的大门突然显现出封条样的纸,出现后不到几秒,本丸的大门就消失了,接连着在时/政大厅内的记录本上记录着本丸的一切突然停工。

    “对了老师,我们的那个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出不去了诶”
     “诶呀,反正我们一年都没出去过了,都无所谓啦”
    “说的也是,应该有的我们都已经有了”
     “努鲁呼呼呼呼,那就无所谓了吧”

【二十三】那个炸过月球的审神者

   ★短篇预警
      “审神者大人,您回来了”在本丸等候已久的狐之助看见光芒一闪,自家审神者协同许多刀剑出现,便晃悠着那条大尾巴走上前去。“审神者大人,这是时/府给您的书信”狐之助扒拉了一下他胸前的铃铛,点击了一下邮箱里的信后把屏幕一转,然后安静的等待着:“请您过目”。

     由于您帮吾等解决了苦恼已久的麻烦,这是吾等给予您的报酬,请您签收。

    一句话,然后附赠各资源百万和一匹小云雀。“资源和马匹已经帮您安置好了”狐之助说完后又消失。“主,主人,我们回来了”白发的孩子牵着一个拿着挂着酒的枪的男人。“主人,这是我们王点时捡到的枪”退说:“因为高阶的图已经有了检非违使,我们的等级差很高,所以我们去了战扩”“嗯嗯w已经打通了呢!我们很厉害的!”今剑蹦哒的从日本号的身后跳出。

    “既然出去的全部回来了,那就去吃饭吧,老师也接近一天没有吃饭了”烛台切走过来。“好~”几个短刀拉着杀老师往饭堂走。

     “……那个计划还要执行吗?”
     “当然,老师他那么好,怎么能让他(糊音,听不清)”
     “……大概…?”
     “走吧,今晚通知一下,明天执行”
     “好”

    夜晚的月亮升起,明亮的月光撒向大地,谁在计划着什么。

★下一章结局预警
★本来就是短篇,突然完结应该没啥问题(??)
★因为下个星期的考试特别多,所以星期六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