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鸽(咕咕咕)

我,似鸽写手
我,莫得文笔
也,莫得清水
更,莫得车车
但,窝会咕咕

他的身边只有我

♪是摄殓,练笔之作,病娇约瑟夫x卡尔。
♪私设很多,剧中会一一说明,午觉的时候突发奇想
♪ooc什么的,从这个题材开始就已经有了xx
♪三次现在很忙,所以不能经常上了
,抱歉嘤qaq
     欧利蒂斯庄园,这个庄园的庄园主已经消失近四个月了,一直紧闭的大门敞开着,走出了百米也不见自动的传回庄园,但是他们怕掉进新的陷阱,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今天,大家下定主意离开了。“卡尔,你…跟我走吗?”约瑟夫注意到了独自一人的卡尔,他上前询问道。“……好”卡尔是新人,在这个庄园没呆多久,加上等待的这四个月才半年,与呆了近十年的他们不一样。想了想,应下了。

      “出去吧?”约瑟夫将手伸到卡尔面前。几秒后却缩回背后,“抱歉…失礼了”约瑟夫说完就扭过身子,轻微上扬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卡尔看着约瑟夫背在身后的手,指尖在轻微的颤抖。口罩下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拉住了约瑟夫的尾指,惊得约瑟夫看向卡尔。

      “走,走吧”被口罩掩盖的嘴唇微微上扬。约瑟夫看见了卡尔的耳朵尖都红了。“好~”约瑟夫的眼睛似乎有星光在闪烁。

      出了庄园,卡尔带着约瑟夫来到了自己以前的居所。因为离开时间不长,没有说是旅游回来了,虽然他看起来不像是会旅游的人()

      “喵~”当卡尔走进的时候,一只黑色的猫咪从围墙上跳下,围绕着卡尔打转,似乎非常高兴。“库罗我回来了”卡尔挠挠了黑猫的下巴,眼睛弯了起来。

    他笑了……

     ‘这么高兴的话……’约瑟夫瞧着在卡尔手底下撒娇的黑猫。

     “约瑟夫先生?”站在门口的卡尔看着约瑟夫,总感觉他的身边缠绕着一些黑色的物质。“唔?没事,我只是…有点想念我的猫了,不过都那么久了……”约瑟夫说。

     社交恐惧让他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干巴巴的说句‘进来’。“卡尔不必担心,我走之前将他交给了管家,只是想念睡觉的时候没有东西抱呢”约瑟夫笑着说“不过……要是卡尔可以给我抱的话……”

     “呃……”卡尔不知所措的看着约瑟夫。“信啦?逗你的哈哈哈”约瑟夫揉了把卡尔的头发,说“卡尔今晚要吃什么?”

     “随便吧?”卡尔口罩下的嘴抿了一下,语气似乎有些对自己的悔恨。‘社交恐惧……真是个大问题…’约瑟夫想着。‘唔……要耐心…耐心’
    

当约瑟夫捡到小黄文②

★虽然标题还是那个标题,不过内容不是x

★是摄殓,含一点点的杰佣吧?打算一发完()

《预告》

       “约瑟夫先生,您订购的东西到了~”艾玛敲响了约瑟夫的房门。“那么快,谢谢你送到这里艾玛小姐”约瑟夫接过箱子,道谢。“不客气,我先走了~”艾玛挥挥手。“慢走”约瑟夫点头,然后关上房门。

    
     这里面是他订购的打粉棒,丁子油以及一块新的柔软布料。“嗯?”约瑟夫发现底下还有一封信。他疑惑的拿出信件查看:午好约瑟夫先生!这里边是我在网上购买的‘真情实意’!具体作用不知道是啥,这次麻烦您了诶嘿嘿嘿~ 落尾是神秘的庄园主。

     这个人确实很神秘,从来都没有人看过她,连第一个进入庄园的幸运儿也没有,不过时不时的寄一些小玩意,一开始是奇形怪状的食物,到后来是乱七八糟的玩具,然后到现在的不知名东西。不过寄的物品倒是挺有安全保障的。回头还得给他说一下是什么东西,具体作用是啥。这次是约瑟夫接收到的,感觉像抽奖。

       约瑟夫看着手里的一枚小巧的黑色耳钉,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纯黑色。约瑟夫干脆利落的将它扎在自己的左耳垂上。“叮咚—欢迎使用‘真情实意之他喜欢我的表现’,主人您好,我是系统10086,您可以喊我86,本系统存在的时间为七天,欢迎您再次购买”机械女音在约瑟夫脑海响起。“请主人注意,86并非时刻存在,只会在您遇到心爱之人的时候才会提醒,以免主人错过自己的爱人”然后就没了声息。

       约瑟夫等待了一会,提笔在纸上写着:名为‘真情实意之他喜欢我的表现’,具体对您没用。然后撕碎扔出窗外,看着碎屑再次组成一团,然后自动焚烧消散。这是回信的方法。

      庄园主只有每隔五天才会开几次游戏,所以他们一般都很闲,连求生者都从一开始的见到他们瑟瑟发抖变成了现在和睦一家……


      他们昨天才完成游戏,今天是庄园主离开的第三天,依旧不知道要干什么。“叮咚—主人您可以多出去走走!!”在脑海里,很容易知晓他人想法的系统出声。“也好”约瑟夫看了下外头,阳光明媚,清风吹动着艾玛她们种下的各个品种的花朵。待他泡杯红茶去亭子赏赏花,看看开启追逐战的庄园里的各个情侣。

据统计,
杰佣1:1个
杰佣3:1个
黄占3:3个
摄殓1:3个
摄殓3:2个
裘前1:1个
裘前2:1个
安咎1:1个
安咎2:1个
合计:
杰佣:2
黄占:3
摄殓:5
裘前:2
安咎:2

看来是摄殓呢
那就摄殓的小黄文2吧。
我去筹备筹备一些沙雕语句啊段子啊什么的,你们知道的,小黄文是个沙雕助攻

啊……莫得梗了……你们是想看续篇的小黄文呢?还是刀子三十题亦或者小甜饼三十题?
小黄文扣1
刀子扣2
小甜饼扣3
记得带上cp,仅限杰佣,摄殓,安咎,黄占,裘前
没有人我就写裘前的小黄文了,不过是那种,你们懂得吧,沙雕向的x
正好800fo了,当个点梗吧()
啊对,小黄文不是车喔_(:з」∠)_
时间到晚上8点吧
占tag致歉

当约瑟夫捡到小黄文

★四

      【约瑟夫来到紧闭的门前,轻敲三下,说道:“非常抱歉吓到你了,不过我终于找到你了呢,不出来见见我吗?”没有回应,约瑟夫耐心的等待着。良久,一张纸从门缝那递出‘是谁?’“你的夫君呀,娘子莫非忘记了?”约瑟夫答。门后的卡尔“……”你猜我信吗?‘请回吧’约瑟夫将纸翻了个面,黑雾在纸上移动着,所到之处形成一个个漂亮的花纹。消散后约瑟夫将纸递入门内。‘娘子,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噢?’这是威胁……卡尔看着纸上印出来似的的字,最终还是打开了房门。然后被抱了个满怀。“我还能再拥抱你真是太好了…”约瑟夫紧紧的揽着。“……”】

      约瑟夫盯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良久。“……骗子”别说抱了,看都没看过。(突然委屈.jpg )

      【“…不哭”卡尔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拍着他的背。从那时候起,约瑟夫就开始一点一滴的渗入卡尔的生活当中。早晨时有他道早安,晚上回家时有人迎接,他们会因为商量一些事而赌气一阵子,但约瑟夫基本事事都依着卡尔,接近半年,约瑟夫令这个一直沉闷的房子一点点开始变得有人气。但是……】

      【约瑟夫发现,只要卡尔越亲近他,他对于卡尔的热情就一点点的下降】

       【“约瑟夫……”卡尔在一条长椅上找到了约瑟夫,他凝视着远方的夕阳。“卡尔,我觉得,我好像忘了更深一层的东西”约瑟夫的眉深深的皱着,他的目光没有看向卡尔,宛如夕阳吸引了他的全部。“这次我倒是赶上了”卡尔听到这话却展开了笑容,不同于以往的笑意,那种把一切都放在赌桌上还赢了的从语气都可以感觉的到那种笑。“卡尔,你笑什么?”约瑟夫闭眼,扭头望向卡尔。“听好了约瑟夫,下次你的人设可不要那么寿命长啊,不然我一辈子都找不到你的,除非我变得和你一眼”卡尔用拇指缓缓的描绘着约瑟夫的眉眼,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在地,吸血鬼的听觉可是厉害的很呐。“约瑟夫,下次换我找你…”语音刚落,脸上的手已经消失了。】

      【“噢,没想到这次是你输了”一名身穿着宛如星辰的长袍的男人出现在约瑟夫的背后。“这个游戏,为什么要玩那么久?都是假的不是么?”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约瑟夫身边的景色突然碎裂,最终回归一片虚无。】

      【你的爱人,你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甚至你我……都是假的。】

    【“亚兹拉尔”约瑟夫喊了一声。“你找不到他的”他说。】

     【虚假的是我们还是他?】

       end

     约瑟夫合上话本,这并非他的记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虚构的话本罢了。

     正当他那么想的时候,封面大大的‘我们都是猎物’突然被人擦掉了似的,又重新写了上去,不过不是书名,而是一句话。‘你猜?’

    约瑟夫手里的书不见了,明明上一秒还在他的手里,只是眨个眼睛的功夫,他就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用意到底是什么,但是已经加大了他对于伊索·卡尔的兴趣。

    直到第二年,他在裘克的手中看到了眼熟的话本。‘他就是来拉红线的吧??’已经有妻的约瑟夫暗沉了。



★欧凯,烂尾了,大家告辞,我以后还是写一发完的吧(呸)

当约瑟夫捡到小黄文

★三

       【其实约瑟夫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了,远在卡尔喜欢他之前。只是现在他很健忘,忘记了他的一切,忘记了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不过他只记得,他要隔一段时间去寻找一个人,这个人是他的心上人。】

      约瑟夫挑眉,他的种族都变了是吗?哦…现在的他也不是人类。

     【就在几个月前,他无所事事闲逛的时候,经过一个殡仪馆,他那装饰用的心脏突然狠狠的收缩了一下,隐隐约约之中,好似有个方向。】

     【“……先生?”一只手轻搭在他的肩上。“头…好晕”那个一直空虚的心脏突然被填满。】

     【找到了……】

     【就是他……】

       约瑟夫若有所思的抚上了自己的胸口。屁都没有

     【睁开眼,自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旁边摆放着许多白玫瑰。坐起身来却听到‘哐当’的一声响。扭头就看见了愣在门口的心上人。】

   
      【急忙的伸出手想要解释,对方却扭头就跑了。‘吓到他了’约瑟夫想。现在的他不是走在大街上的妆容,而是本来的那个面貌。灰白的发,暗沉的蓝色眼睛以及灰白色的长袍。】

      约瑟夫若有所思,那个描写的本来面貌他也……可是除了庄园内的人,庄园外是不可能知道的。莫非……60岁老人家的脑袋开始疯狂转动。

      突然出现的话本,看似荒唐的内容却稍微的符合实际。加上里头也说过他忘记了一切,世间怎会有如此巧合!这说不定是他之前的日记!就是文笔不太好……

      

当约瑟夫捡到小黄文

★二

        因为人数问题,一部分求生者和监管者是一桌的。海伦娜挨着红蝶坐,奈布挨着杰克坐,威廉硬被裘克拉过来了,这个小桌子只剩两个位置,刚好是卡尔和约瑟夫。

       约瑟夫心不在焉的夹起菜,即使面前的饭菜色香味俱全,今天却难得的够不起他的食欲,他看着红蝶给海伦娜喂食,杰克硬塞,威廉裘克两人比快却双双呛着,视线最终还是转回了对面的卡尔脸上。

      脱掉口罩后的脸很好看,低垂的眼睫毛很浓密,少许柔和的橙色灯光透过细长的睫毛打在他灰色的眼睛里,宛如深夜的星空,好看极了。那双淡色的唇张开时可以隐约的看见潜伏的舌,但是在唇上不小心沾米粒的时候,舌的全貌可以看见,它灵活的将米粒卷入口中,再舔一下唇瓣。突然

      “……先生?”卡尔的勺子都快拿不稳了,他小声的喊了下约瑟夫。“嗯?啊,抱歉,我在回忆着书中的内容,我也吃好了,那我先告辞了”约瑟夫说完就起身离开了,不过步伐挺快的,连正面都没有看见就大步的走出了大厅。

     卡尔看着对面还剩一半的饭菜,‘可能他胃口不好?’

    “真是……太失礼了”约瑟夫靠在软软的沙发上,看着桌上冷掉的红茶出神。自从捡到那个话本,他就开始不对劲。

     这么想着,约瑟夫起身来到书架前,拿出了《我们都是猎物》。犹豫再三的约瑟咕还是打算翻开话本。

        【“为什么这么做……?先生…”卡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听上去闷闷的。“你不是喜欢我吗?你的努力和幸苦我都看到了哦”约瑟夫掀开被子,捧起卡尔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乖孩子……”】

      约瑟夫挑眉,这可不是他会做的事,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先睡吧,我去给你做早饭”约瑟夫笑了一下,轻捏了下卡尔的脸颊。“…好”卡尔点头。】

      约瑟夫盯着桌上的红茶,这还是从拜托杰克泡的,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厨房……‘或许该装一个了?也不能天天麻烦别人…?’

      【‘果然还是…太陌生了’出了房门,约瑟夫勾起的嘴角迅速的耷下,‘接下来该怎么走’约瑟夫苦恼的咬着拇指的指甲,‘细水长流根本不适合我啊,急了肯定又会吓跑的’约瑟夫松开口,前往厨房‘果然还是慢慢来吧…没关系…有一天迟早会是独属我一个人的…’】

      

     

我的老婆被人抢走了qaq

★一句话的藏策和一句话的雷安

★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

受害人李某:阿叶我老婆被人抢走了呜呜呜呜呜呜

李某家属叶某:啊?阿汪你有老婆??

记者蓝鸽:请先生说一下情况(递话筒)

受害人李某: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牵着我的莎莎去散步,刚上马就看见了一个带着星星头巾的不知名人类,拿着把不知名的大橙武,说什么“这马非常好看,那傻子估计喜欢”就把我打下来了呜呜呜呜

受害人李某:那个滋味跟被电一样!我怀疑他是被七秀坊驱逐的弟子!

受害人李某:我的莎莎啊呜呜呜呜

李某家属叶某:不哭不哭,再去交易行给你买个

记者蓝鸽:天策少年的爱妻被夺走,那名神似七秀坊的少年又是何人!让我们离真相更近一步吧!下面有请我们的另一个记者!

★没了

当约瑟夫捡到小黄文

★一

      约瑟夫来到了他布局简单的房间里,一桌一椅,四周环绕着很多摆放整齐的书架子,橙色的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书桌上,配上这静怡的气氛,绝对能让人安静下来。
 

     他将书放在书桌上,转身去沏杯红茶。过了不久,约瑟夫将红茶与一枚书签放在书桌上,坐下拿起了《我们都是猎物》。

       【“怎么了卡尔?看着我呀~”约瑟夫抚上了卡尔紧咬着的唇,缓缓的用力,唇上渐渐的出现一个印记。“呜……”口腔被手指侵入,卡尔一直压抑的喘息泄露了。约瑟夫看着身下的男人,曾经毫无情绪波动的眼眸此时染上了红晕,额头上出现了薄薄的汗水。“别……约瑟夫先生哈啊~”趁着说话之际狠狠的再次碾过对方的前列腺,满意的听到瞬间软化的声音。】

     等一段结束,约瑟夫的手指捻起了纸张的时候,他突然清醒!

     ‘啪嗒’的一声,书本掉落在地上同时也石化的约瑟夫。他不是没有看过小黄本,只是这种第一页相识结果第二页就开车的他还真没见过。尤其里头的主人公有一个是他的时候。

        约瑟夫重新捡起话本,不知为何,这本书有一种让他看下去的冲动。

     【“够……够了……先生……”卡尔将手抵在约瑟夫的胸膛上,努力的平复自己的语气。“我只是…呜!提醒您饭点…哈啊…”“可是我不是正在吃吗?还是说?”约瑟夫抓住了卡尔的手腕,将他从床上拉到自己怀里。“啊!好…好痛…”猛然的体位改变,让没有准备的卡尔瞬间高(分割线呀)潮。】

      “扣扣”敲门声响起。“嗯?是谁?”约瑟夫抬头,问。“先生,饭点到了”今天来通知监管者饭点的,是卡尔。

      约瑟夫身体一僵。‘啊来了!’的这种感觉。‘这,我要不要拒绝他呢?’陷入沉思。

       卡尔见里边没有声音,再次的敲敲门:“约瑟夫先生?”。约瑟夫条件反射:“进来”。门外的卡尔不明所以,以为有事要帮忙就拧开了门把手。结果就看着捧着书发愣的约瑟夫。

      “稍等”人走进来后,约瑟夫才回神,拿起书桌上的书签夹好并放回身后的书架,他整理了下衣着。见人准备好了,卡尔先一步出门并在门口等着。

     听到‘咔哒’的锁门声,卡尔才开始向大厅走去。阴森的道路也就只有那微弱的橙色灯光照亮着一方世界。短短的距离约瑟夫却感觉无比的漫长。他稍稍放缓步伐,仔细的端详起旁边的人。

     得出的只有眼睛不错,剩下的被口罩遮挡住了。约瑟夫瞧着那无波动的眼眸,出了神。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书中的那个‘卡尔’,眼尾染上淡红,眼睛还蓄满了泪水。

     突然间,卡尔停下了脚步。他转头看向约瑟夫“怎,怎么了?”“无事,只是想起了些事情,出了神”约瑟夫将视线放在前方的屋子,语气淡定的回答。卡尔点点头,继续走着。

    

♣  卡尔是两个字
      约瑟夫是三个字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他们俩分明有染!

太太同意啦!!!